机遇与积弊下的中国种业调查

2019-11-26 17:03:41|作者:创新农业|来源:

分享到:

梳理发现,在7家种业上市公司中除了登海种业和大北农以外,另外几家2013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全部出现下滑。

  这意味着中国种业库存化严重背景下,基于不同研发路径的市场分化正在加剧。

  困难的“脱钩”

  随着种业新政的不断释放,新一轮改革已经开启。去年12月,国办出台109号文,要求在2015年前实现“事企脱钩”。企业要着重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以及加快种子生产基地建设,逐步确立企业商业化育种的主体地位。

  长期以来,科研单位是国内种子研发项目的主体。然而,直接参与市场竞争的种子企业,由于科研创新能力不足,每年只能进行购买。于是,就形成了科研机构申请国家经费培育新品种、参与商业化竞争的“双重利益”现状。

  今后的目标将是,科研院所进行基础性公益性研究、企业进行商业化育种。

  但是“脱钩”不易。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由于90%的育种经费、90%的育种家、90%的科研人员都在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在这些独立体制下,科研人员通过申请课题、项目可以拿到经费,然后评职称、评院士。因为有稳定的优越性,所以不愿意出来。

  青岛农业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王殿纯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如果109号文没有配套政策的话,大部分的育种家还是会选择留在科研院所里面。这主要就是看个人选择了。

  不过,即使是在科研院所,也存在种种弊端。王殿纯解释道,一是科研经费分配不合理,缺少监督约束机制;二是育种体系条块分割,作坊式育种,真正的育种家很少;三是市场恶性竞争,品种保护力度不够。

  国家玉米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张世煌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主要在于科研机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张世煌认为,商业育种需要从国家层面处理好公益性研发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一个强国,不可能只靠科研单位和高等院校这种作坊式的方式去做育种,而不去扶持自己的种子产业。

  种业公司研发投入占比低

  自从2000年《种子法》出台后,我国种业逐渐市场化。2011年,国办公布8号文件以来,企业兼并重组的步伐加快。市场集中度逐步提升。

  去年10月,官方数据显示,全国持证种子企业5948家,比两年前减少三分之一。种子企业的结构也在优化。其中注册资本3000万元以上企业达737家,占总体数量12.4%。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郑宇洁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国内种业仍然处于集中度较低的阶段,具有很强研发能力、市场开拓能力的企业不多。再加上种业处于去库存时期,行业竞争激烈,国外种业巨头在科技研发、资金实力等方面的强势更是让国内种业公司处境艰难。

  如登海种业、隆平高科这些上市公司因为科技研发能力强,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2013年业绩表现较为抢眼,丰乐种业、荃银高科等则出现亏损或者盈利水平下滑。

  作为种业企业,研发育种能力是核心竞争力。但不论在科研投入总额上,还是在研发投入占比上,中外之间的差距都明显过大。

  统计数据显示,2010~2011年度世界种业十强的研发投入总额为44.78亿美元,占同期销售额的比例为18.7%,其中前五强达到41.51亿美元,研发比高达20.2%。近年,荷兰瑞克斯旺、安莎等蔬菜种子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甚至达到25%~30%。

  至于国内,大多数种企以产、销为主,在研发方面,存在只买不研的情况,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企业占比很少,很大一部分品种需要依靠科研单位。

  曾经的中国种业第一股——丰乐种业,目前来看,以种业和农化为主的战略目标较为清晰。据其2012年年报,种子和农化是主要盈利来源,分占总收入的37.48%、31.57%。此外,丰乐种业还有部分旅游、酒店和房地产业务。

  1998年,公司成立丰乐农科院,下设品种研究所。从2010年到2012年,丰乐种业的研发投入资金逐年增加,超过6400万,研发投入占比也在增加,不过仍然维持在3.5%以下。

  自从2008年确立“聚焦种业”的中期产业发展战略后,隆平高科围绕杂交水稻、杂交玉米等核心种子产业,开始进行产业布局。

  2012年,隆平高科的研发投入达到8834万,相比上一年增幅达到13.83%。研发投入金额占净资产、营业收入的比例维持在5.2%上下。

  具体来说,一方面,隆平高科的杂交水稻、杂交玉米的总销量逆市稳步增长,总销量再次超过5000万公斤,主要子公司隆平种业、安徽隆平和亚华种子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4.79%;净利润同比增长27.90%。

  另一方面,非种业方面,隆平高科延伸产业亏损进一步加大,新疆红安、隆平蔬菜、明月山隆平、隆康农资、隆平米业全年亏损1246.85万元,同比亏损增加864.18万元。

  拥有国内最大的玉米育种科研平台的登海种业,其自有品种掖单系列创造了玉米高产纪录,成功推广数千万亩,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43%。

  年报数据显示,从2010~2012年,登海种业每年投入接近3000万的研发资金,总体看来呈现增长态势。但是,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研发支出占净资产的比例呈现下降趋势。即使在两个比例最高的2010年,也仅有2.94%、2.12%。

  同为上市公司的万向德农则仍需要通过获取品种经营权来实现种子的生产销售。2012年,万向德农在研发投入只有781.03万元,占公司总收入的 1.18%,同比减少0.90%。

  除了上市公司以外,青岛农业大学教授程斐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其他公司的创新有些则缺乏可持续性,只是在其他具有知识产权的品种基础上进行阶段性创新,经过3~5年品种被淘汰后,缺乏后续的研发品种支撑。

  佟屏亚说,国内80%~90%种子企业没有育种队伍,产生“品种饥渴症”。真正具有很强育种能力的上市公司,包括科研机构仍然不多。

  要想获取良种,通常制种企业有两种方式,一是自行研发,二是通过向科研机构购买品种经营权获得。前者虽然享有自主知识产权,但是时间周期长,成本高。佟屏亚举例到,选育出一个省级区域品种,从设计、选育、繁种到推广要10~12年,而育出“国字号”品种则需15年。随着生物技术进步,育种年限缩短,但育种费用却明显增加。

  也就意味着,规模小、实力弱、缺乏竞争力的现实,使得多数种企为了生存只能选择后一种。但需要说明的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足,使得“偷种”普遍存在,这成为某些经营者快速满足市场需求的手段。佟屏亚表示,目前种子市场约有70%是套牌种子。这主要在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不足,使得“偷种”普遍存在,甚至有人戏称“想要盗取一个新品种,一个玉米棒子的数量都不用”。

  去库存的产量混战

  去年年末,一系列中央级会议将“粮食安全”提上议程。种业作为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其重要性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但是,在种子生产市场过剩,整个行业在去库存的背景下,政策利好并不能消除行业低迷。

  目前,玉米与水稻种子已经发展为市场容量最大的两个细分产业,在上市公司中,登海种业、隆平高科、万向德农、丰乐种业、荃银高科、敦煌种业、大北农等7家主营业务主营其中一种,或二者兼营。

  郑宇洁表示,登海种业、隆平高科因为科技研发能力强,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2013年业绩表现较为抢眼。而丰乐种业、荃银高科等则出现亏损或者盈利水平下滑。

  从前三个季度的净利情况来看,丰乐种业亏损6725.94万元,同比下滑566.79%;神农大丰盈利3425.23万元,同比下滑26.37%;荃银高科亏损1350.13万元,同比下滑266.19%;万向德农盈利160.79万元,同比下滑97.46%。

  但是,与去库存并存的是,种业公司的业绩分化进一步加剧。登海种业凭借新品种的优异表现,在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5亿元,同比增长136.47%。

  2013年前三季度,隆平高科实现营业收入9.11亿,同比下滑4.2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73.47万元,同比下降45.41%。这主要受2012年股权转让影响。

  郑宇洁分析称,109号文的公布,将伴随国家对种业科研创新的重视,发挥市场竞争机制,推动具有科研实力的公司不断壮大。

  由于国内种企的市场份额都不高,种质资源同质化程度较高,在市场低迷、竞争激烈的环境下,薄利多销占据市场成为不少种业公司的不二选择。在万向德农等上市种业公司的年报里,频繁出现的都是种子市场供应过剩。

  根据官方统计数据,2013年全国玉米种植面积5亿亩,用种量大约11亿公斤,而2013年的供种量为21亿公斤,也就是说,全国库存种子约为10亿公斤,约48%的库存率。

  隆平高科前总裁刘石说,即使整个玉米种子行业不再育种,库存也能够使用一年。这导致种业类上市公司业绩会受到影响。

  张世煌表示,在近来政策利好的背景下,大量资金涌入种子行业。由于缺乏行业整合能力,种业间的竞争仅存在于产量上的低层次较量。很多上市公司和地方国企也不断进行兼并收购,导致整个行业泡沫严重。

  在这种情况下,压缩制种面积、去库存成为各大种业公司在2013年的主要任务。但还是有许多中小公司拼命扩大制种面积,私繁滥制和侵权套牌的现象非常严重。

  刘石认为,从事种业经营的企业,不论是国企、私企,还是跨国公司,都存在不足。国企存在体制僵化、激励机制不足的问题,私企则面临管理能力不足、缺乏职业经理人团队以及统一战略协同作战的能力,跨国公司面临政策限制以及进入中国市场的水土不服。

  我国的种业产业链条完全是割裂的。育种由科研部门来做,生产是由农民来承担,整个基于种业上下游持续发展的生态循环系统尚未形成,而跨国企业从研发一直做到售后服务,已经形成为一个成熟的整体。

  这也是国际种业和国内种业公司发展不同的根源。对比之下,刘石说,“国内种业的发展至少落后国外发达国家30年。”


分享到: 更多